“普惠养老”在中国,虽然还未走到财政支持覆盖全民的这个国际标准,但能以让大多数老人负担得起为目标,相当值得称道。要实现这个目标,我们需要进一步厘清养老服务的对象是谁,在数量庞大的退休者中,政府资金的投入必须有轻重缓急。李锋

在化解过程中可能还有新的风险,存量风险化解了,可能还有增量风险,所以既要打好攻坚战,同时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